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范雎之言

屁民屁语

 
 
 

日志

 
 

对于薛兆丰《论堵》一文的异议  

2011-01-09 21:06:59|  分类: 屁民屁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薛兆丰《论堵》:http://www.bullock.cn/blogs/xuezhaofeng/archives/148442.aspx

小时候看过一则笑话,说江湖郎中标榜圣手,专治各种驼背。某日,一个儿子带着他的驼背老父来求治,郎中让老头趴在地上,然后跳到老头背上一顿猛踩。老头的驼背倒是好了,可是脊椎断了,人当场就咽了气。儿子揪着郎中去见官,郎中说:“我有言在先,专治驼背,人死不死,我不管。”

看了这篇博文,我明白了为何现在所谓的经济学者名声那么臭,他们跟那郎中是一路货:“我只管研究经济问题,别的社会问题,我不管。”

 

薛老师是将“堵车”纯粹当成经济问题来看的,认为治堵的目标是确保对使用道路的需求为最高的车辆顺利通过”,方法是“按时间路段收费”,“用者自付、按价交费”。

但是“堵车”是一个纯粹的经济问题嘛?衣食住行,生活四大要素之一,怎么看都应该是个民生问题吧。衣服、食物、住房资源匮乏时,显然不能通过竞价的方式解决问题,道路资源匮乏,难道就可以?

 

首先,我对薛老师所谓“治堵的目标是确保对使用道路的需求为最高的车辆顺利通过”的说法就感到十分疑惑。

何谓“对使用道路的需求为最高”?这个说法看似冠冕堂皇非常合理,实质是扯淡。

假设AB两个人,A开车去上班,B开车去公园。从表面上看,当然是A“对使用道路的需求为高”,但A是穷人,开的是QQB呢开的是法拉利,假设按时间路段收费”的费用是五十块钱,对于A来讲,这五十钱是有点肉痛的,但对B来讲,他打分叫化子都是掏一百的。

因此按时间路段收费”并不能让“对使用道路的需求为高”的A得到好处,只能让钱多的B享受到好处,同时让政府多收一笔钱。

(薛老师可以说,我们可以提价,将过路费提到让B也肉痛的地步。但这样一来,那路估计就没人走了。)

当然,薛老师可以指出我这说法不全面,按时间路段收费”也许挤不掉那些财大气粗的阔B,但是可以挤掉那些A们。

A们开车去公园的时候,他们肯定不会在最忙的时刻到最拥挤的路段送钱凑热闹——这话是不错的,但是一点实际意义都没有。

薛老师自己也很明白,“北京的道路不是到处始终拥堵,而是某时某地拥堵”——这“某时”是什么?上下班高峰期;这“某地”是哪里?交通枢纽处。

这说明造成拥堵的原因并非是有人可以不堵而硬要去凑热闹,而是他们为了工作生活不得不然。换言之,堵车是有“刚需”的,既然是有“刚需”的,那以收这个过路费就不能起到调剂作用,唯一的结果就是让政府借着调控的名义多收一笔钱而已(就像房市的情况一样)。

 

我认为,薛老师将复杂的社会问题简单化,认为手握真理、一试万灵的姿态,与其说是自信,不如说是自愎。

而且,如果事情真的如薛老师说的那样简单,如果治堵只为了“确保对使用道路的需求为最高的车辆顺利通过”,我还有个更绝的招,比薛老师的市场调节更立竿见影。

这招并不新鲜,老祖宗实行了两千多年呢。这个招就是恢复官道、御道制度,平时不允许老百姓使用,只有到万不得已“需求为最高”时,才允许车上道——这一招如果实行,效果肯定比薛老师的“按时间路段收费”更好,因为它甚至可以飑车,速度更快。

不知薛老师以为如何?

  评论这张
 
阅读(423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