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范雎之言

屁民屁语

 
 
 

日志

 
 

公子庆忌(三)  

2010-10-09 00:28:40|  分类: 断尾草稿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声更鼓,敲启吴宫的清晨。

在黎明前残存的昏暗里,宫娥们窸窸窣窣起来,稍稍整理鬓发仪容,然后每人擎着一支蜡烛,从憩息的斗室里鱼贯而出,开始一天的劳作。无声的蜡烛漂满吴王宫,浣衣房里有“滋滋”烫衣服的声音,膳房里飘出食物香气,书房里有宫娥在拭擦,偶尔交谈两句。

层层宫门会在这时打开,在宫门外静侯着朝的卿大夫们在宫人引导下,庄严有序地列队来到崇德殿。崇德殿前的广场上回响着条帚擦地的声响。

平时,当这一切进行的时候,我还在酣甜的睡梦中。我每天醒来已经朝霞满天。推开广阳殿门,出现在我眼前的吴王宫永远光洁明亮。即使风催雨骤,我也不会看到落红满地。

广阳殿的左边通往玉堂殿,右边是静湖,和煦的阳光下,静湖就像块巨大的翡翠,静湖边上的楼阁里有镜光闪烁,那是父王的嫔妃们在揽镜敛妆,空气中椒兰脂粉的香味若有若无。

我每日辰时去玉堂殿,其时太傅必定已经在那儿等候,通常他都是倚着玉几,垂着白胡子观书,如果他把一卷竹策看完,我还没有出现,他就会生气。他一生气会罚我去抄《史籀篇》,一直抄到手酸得抬不起来为止。不过至今为止,我只被他罚一次,而夫差做他学生时,几乎一个月罚三次。

“尽管罚了那么多次,”太傅笑道,“可那孩子的字还是那么难看。”

太傅说,做为公子,我必须通晓六艺。这六艺包括礼、乐、射、御、书、数,其中礼、乐、射、御四项为大艺,书、数为小艺。我未加冠礼之前在宫中学小艺,加冠礼之后再学习大艺。太傅对我的学业很满意,他说,就小艺而言,我是他所有学生中最优秀的。

太傅是我的从叔祖,他的学生除了夫差与我,其余都是吴王。我问:“比夫差优秀?”

太傅说:“比夫差强多啦。”我高兴极了,可是太傅接着说,“夫差这孩子虽然聪明,但是他的志向不在偃武修文啊。”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五更鼓一敲,宫娥们就把我唤醒,把一束淡淡幽香的白色小花放在我的枕边,她们说,这是荠菜花,可以去疾去邪。我沐浴、熏香、换上朝服,然后明烛引路,到崇德殿前等候父王。今天父王不设朝,全体王室成员出发去江边祷福。

因为今天是三月份的第一个巳日,是上巳节。

上巳节是一个很重要的节日,它的来历有很多种说法。一种说法是,上古的时候有个叫伏的天神,他与妹妹女娲在这一天用泥土制造了人类,所以人们都在这一天向神表示谢意,祷求神的庇佑;但也有人说,巳节的来源于我们同宗的祖先周公旦。周公旦奉了武王的命令筑建洛阳城邑,在上巳节这一天完工,于是周公旦在洛水上设香祷告、羽觞随波,敬谢神灵,从此以后,所以姬姓的诸侯国都过起了巳节。

每年上巳节这一天,百姓们用白色的荠菜花装点衣饰,他们都会来到吴江边,用江水洗濯手足,乞求流水带走疾病、苦难,祓除灾气。吴王室的成员也会去江边,向神灵祷福,与民同乐。

 

浩浩荡荡的人马出了宫门,卤簿在前车骑在后。父王、公子光、我坐车,夫差骑马指挥护卫,王室几位疏族将军骑马相从。我也想骑马,父王不许。

行了许久,像浓墨一样的夜色逐渐稀释开了,东方开始泛白,姑苏城的气息渐渐远去,旷野里送来泥土、青草、野花的香气。

夫差骑着白马,与我的车并排向前。晨曦里看这位少年将军好神气,我真有点怨父王,为什么不让我骑马?唉,大概是因为我骑马的姿势比较丑吧。

我不知道自已为什么老是不自觉地和夫差去做比较,那真是自讨没趣啊。全吴国的人都知道,司马公子光虎父有佳儿,公孙夫差俊朗威武,小小年级就随父出征,还生擒过敌军战将,可了不得了。前年,公子光讨平夷人叛乱,凯旋回师的时候,整个姑苏城都沸腾了,百姓们都到城外去迎接,抢着一睹那一对父子英雄的风采。

那天,我趴在宫城边上,远远看着凯旋的吴军排着长龙开进城来,姑苏城外城内人群簇拥、鲜花飞舞,为首的两个将军,公子光玄衣黑马,后夫差银盔白马,在阳光下闪着金光,不苟言笑地人山人海中穿过,真是威风极了。我没看多久就不想看了,整个下午都不高兴。

那天我从宫城边上溜下来,正好父王也在找我。他让我换上朝服,随他出宫去迎接公子光父子。我对父王说,不如立夫差为嗣君好了。

父王很惊讶,说:“你为什么这么说?”

我说,因为夫差比我聪明,也比我勇敢,那么多人喜欢他。

父王笑了,他拍拍我脑袋,说,让我考虑考虑。

......

我就这么胡思乱想着,突然,有人在拍我的窗框,我一看,是夫差。

“什么事?”我问

“给你这个”夫差掏出一样物事,递到我车里,是一只雏鸟,闭着眼睛,嗷嗷待哺。

“老鹰的雏鸟”夫差冲我挤一下眼,“你把它养大了,就不怕的别的鹰抢你东西了。”

“可是我不会......”

“那啬夫肯定会的,向他学好了”夫差扔给我一包肉,“每天给它喂一点,等它开了眼,如果第一眼看到的是你,它就只认你是主人。”

“如果让大王还有我父亲看到,千万别说是我给你的,不然我可倒霉了。”夫差叮嘱我。

东边天际升起粉红色的云彩,云彩背后是灿烂朝霞,地上的万物都涂上了一层红色,看得我精神为之一振。

夫差穿着白色甲胄,似乎没有佩戴兰草。我把衣襟上的那束兰草一分为二,递给他一半。

“这是什么?”

“避邪的

夫差笑了一下,把兰草别在盔甲上。

这时天边似乎有一声轻响,粉红色的云片被冲开,一轮朱红色的太阳从地平线摇动地爬上来,日出了。每个人都被这瑰丽的景观打动,响起一片赞叹声。

看着冉冉升起的红日,我心想,“即使父王真的把王位传给夫差,也没什么不可以啊。”

  评论这张
 
阅读(135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