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范雎之言

屁民屁语

 
 
 

日志

 
 

公子庆忌(二)  

2010-10-07 22:33:50|  分类: 断尾草稿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飞翔殿是我的曾祖,第十九代吴王寿梦在位时建造的。

寿梦是历代吴王中最特殊的一位,吴国太庙里悬挂着历代吴王的画像,先王寿梦因他与众不同的姿态而格外引人注目。

多数吴王画像都仿洛阳周天子思贤殿中周公画像,净面长须,头戴玉簪冕旒,身着玄衣黄裳,手持圭臬躬身侧立,温文尔雅;只有先王寿梦戎衣甲胄,须发戟张神情睥睨,一手抚剑长啸,一手握圭臬,气势之雄几乎破纸而出。

先王寿梦后,谥号为“武”,按照谥法,“武”字有许多种含义,德威遐畅、拓地开封曰武,夸志多穷也曰武。吴国的史官对他誉毁参半,誉的原因在于他使吴国从默默无闻的边垂小国,一跃成为雄视一方的势力,而毁的那些人指责他妄动干戈、黩武穷兵。

 

在寿梦之前,吴国只是一个平静的江南小国,默默生存在东海之畔的沃野上。在战火缤纷的数百年里,燕代的烈马,颍川的兵器,秦陇的死士,各种杀人利器先后闻名于天下,然而使吴国闻名于天下的却是一段往事,述说那失落已久的美德。

我们吴国的王族和周天子同根。我们的祖先太伯和仲雍是高尚的人,他们与弟弟季历都是周太王的儿子。季历最有贤德,也最受太王的宠爱,太王想传位给这老么。但是按周的法度,王位应由长子太伯继承,即使不传太伯,也应传于次子仲雍,之后才轮到季历。

太王是个贤王,不愿意破坏法度。但太伯看出了太王的心思,于是他和二弟商量,一起逃到了东夷人的地盘,继发纹身,表示永不回周国。就这样太王死后,季历做了周的君主,把周国治理得很兴旺。季历的儿子姬昌也是贤人,历代贤人的经营使周国日益强大,到季历的孙子武王姬发的时候,周王夺了殷商的天下,做了天下人的共主。武王做了天子后,挂念太伯仲雍的恩德,于是找到他们的后人,分封在两个国家,一个是虞国,另一个就是吴国。

吴国与齐、鲁、楚三国接壤。国内住着许多夷人,他们热情淳朴,可是北方的中原人都看不起他们,说他们野蛮落后没文化,顺便看不起我们吴国,说是蛮荒之地。幸亏他们看不起,吴国这块地一直没有人觊觎。处在中原的虞国承蒙各大国看得起,被武王弟弟晋叔虞的子孙攻灭,末代的虞君套上枷锁,做了晋献公的马夫。

 

先王寿梦不甘心在诸侯争霸之时充当看客,据说他生前经常在深夜俯瞰吴国的版图,对月长叹,说长江环绕吴国西、北边境,倚险可恃,腹地尽是富庶的平原,这些都是称霸的资本,只可惜,吴国无可用之人。

也许冥冥之中真有天意,不久,人才来了。

寿梦二年,楚国的大夫申公巫臣叛逃到了晋国,他的仇家、当时的楚国令尹子反,把申公巫臣留在楚国的族人全部沉了江。申公巫臣知道后,哭得双目流血,他写信给子反,发誓一定会让他疲于奔命而死。

当时晋景公与楚共王正在争做中原的霸主,申公巫臣请求晋景公派他出使吴国,他要使楚国腹背受敌。

晋景公给他五十乘甲车,车上载满了武器还有兵书。这个不祥之人就带着他的血海深仇来到了吴国。

先王寿梦专门筑建了飞翔殿,延请申公巫臣居住。同时,还委托申公巫臣的儿子狐庸组建吴国军队,教以攻战之术。吴国国史“寿梦二年”下记载:“晋使来朝。晋使,楚之亡大夫申公巫臣也,王巫臣子狐庸为客卿,居宫中。秋,筑飞翔殿。”

申公巫臣劝吴国与晋国结盟,共同敌对楚国。对于吴国来讲,与楚交恶必然的,因为吴国要争霸必然要西进,与吴国西部接壤的就是楚国。而且从亲属关系上来讲,晋国与吴国同宗,而楚国不过是蛮夷罢了。

寿梦二年的冬天,吴国的军队有史以来第一次走出国门,攻打楚国。从此,吴楚交战的记载不绝于史书

申公巫臣在吴国住了四年,回到晋国,随后病死。他死后五年仇人子反才死去。申公巫臣生前并没能够得偿所愿,据说他咽气那一刻,还在呼喊着报仇、报仇!

当年从晋国带来的五十乘甲车早已战火中焚毁,但申公巫臣的仇恨成功的扎根下来,在吴楚两国之间漫延。十年后,他的儿子狐庸老死在吴国。他们父子给吴国留下的,是一座空荡荡的飞翔殿,还有成千上万孤儿寡母的无尽哀恸。

 

寿梦后,飞翔殿就一直空置着。

对于先王,吴人普遍还存有敬意,但对于引来祸水的申公巫臣父子,后世吴人普遍是仇视的态度。飞翔殿被冷落、废弃了近四十余年。直到前年才稍稍修葺了一下。

但也许飞翔殿确实不祥,修葺后仅几个月,又被一场大火化为灰烬。

那是去年冬天最冷的时节,天空一连三天都是愁云惨淡。到了第四天上午,天空突然很亮,然后就开始下雪。我欢呼雀跃着准备去玩雪,出了广阳殿,我才发现。宫城里黑丫丫地站满了禁军。

我远远地看见父王与公子光站立在崇德殿前的玉阶上,商量着什么,大批披尖锐的甲士将我与他俩隔开。父王与公子光脸色凝重,鹅毛大雪飘了下来,落在父王黑色的铠甲上、落在甲士们寒光闪闪的刃尖。

恐惧突然抓住了我,空气沉重得无法呼吸。公子光一抬头,在人群里发现了我,他身边走过来一个将军,一声不吭的抱起我回到广阳殿。将军近乎粗暴地把我放在广阳殿内,然后吩咐守宫门的卫士,不可以让我乱跑。

“如果有任何人试图闯入殿内”那位将军的声音冷得像冰,“格杀勿论!”

那天接下来的时辰变得无比漫长,宫们不知到哪里去了,空荡荡的广阳殿只有我一个小小的身影。宏廊玉柱沉浸在苍白诡异的雾气里,殿门雕花的图案的间隙漏进缕缕寒气,炭火熄掉了,我冷得发抖。

我听见殿外有许多整齐的脚步踏雪而过,然后我看见飞翔殿方向冒出了浓的黑烟,依稀传来有人在呼呵怒骂。但是不久,一切都归于沉寂。

到了黄昏,快要掌灯的时候。殿门突然被推开,父王走了进来。他的表情好像是如释重负,又像是充满忧愁,他依旧穿着甲胄,眼睛里布满血丝。他说好累啊,两天没睡觉。他一躺下就睡着了。

第二天上朝,我发现往日里絮絮叨叨的那么些老头不见了,我问那些老头上哪儿去了?父王说,那些爷爷们年级大,回封地养老去了。我本来就不喜欢那些老头,听见这个消息高兴极了。

从那天起,执掌禁军的司马也改换成了公子光。以前的那个司马,父王的从兄公孙棣棠,据说在抢救飞翔殿大火的时候不幸烧死啦。

飞翔殿很快被修复,修得比以前更宏伟精巧,丝毫显示不出它曾经被焚毁的命运。但是不知为什么,每当我的抬头,看见这只蹲踞城墙俯瞰宫城的苍鹰,总觉得很诡异。有宫娥说,她晚上经过该殿时,看见过许多白胡子老头的鬼魂飘来飘去。

  评论这张
 
阅读(16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