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范雎之言

屁民屁语

 
 
 

日志

 
 

公子庆忌(一)  

2010-10-06 19:31:03|  分类: 断尾草稿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月的阳光总是灿烂得不像话。那种明媚的温暖溢满了吴王宫,挤跑了残冬遗留下的阴冷晦暗暖用的火炉、遮风的屏障,都变得多余撤掉这么物什,玉堂殿里立刻明亮生辉,微风从四面八方溜进来,太傅的心情也看似大好。

他让我背诵一下《公刘》。这是一首祭祀用的长诗,内容是歌颂我们吴王族的祖先公刘带领族人从邰迁徙定居,并且营建国家的壮举。每年祭祖的时候,这首诗都要被主祭者高声朗诵。

以往,主祭者都是我的父亲,吴王僚。但是再过两个月我就满16岁,要加冠礼啦。一个男子加了冠礼,就表示他已经成年,要做一点大人应该做的事今年的祭祀,父王说不定就会让我代替他主持大典

太傅常说,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所以,我每晚临睡前都会把这首诗默诵一遍

而且我也猜到太傅肯定会拿这首诗来考我到时候要给他一个惊喜,没想到竟然等了这么多天,我都快要沉不住气啦。

“笃公刘,匪居匪康。乃埸乃疆,乃积乃仓......”

我流利地背诵完全诗,太傅果然很满意,他笑着摸摸长长的白胡子,宣布今天的课程到此为止。

 

我退出玉堂殿,欢快地向后宫跑去。如果以前,我不敢这样在王宫里放肆奔跑因为少傅说,身为王室,应该有王室的仪态,坐着站着走路睡觉,都是有规矩的。走路要稳重,不能慌慌张张,除非是到洛阳朝堂觐见周天子,这才需要趋走,不过也不是张牙舞爪地狂奔,而是这样......

少傅双手收敛在胸前,缩头,弯腰,前倾,小碎步向前,白胡子与全身肥肉一抖一抖,活像一只逃命的肥鹅。

当时我咬紧牙根,拼命忍住笑,把肚子都憋得隐隐作痛。不幸的是那天从兄夫差也来上课了,他可没忍住,放肆无忌的笑声把少傅一张老脸气成酱紫色,白胡子抖得几乎要落地。少傅指着我俩,一只手抖成七八只,说了声朽木不可雕,气呼呼地走了。

少傅是公孙亦庆的弟弟,第二天朝堂上,公孙亦庆领着王族里那群刻板的老头呵斥我举止轻佻有失体统,根本不像个储君。

唉,这些老头虽然还没有死,但是他们已经和画像上的那些祖先们一样呆板无聊啦,整天冷冰冰的,木偶一样。

他们使劲想把王族里的年轻人全调教成小木偶,我的有些同辈兄弟,已经变得成天愁眉苦脸的,仿佛有想不尽的心事,这个样子他们就非常满意。他们老在父王面前称赞我的弟弟庆绪,说他少年老成,可堪大用,然后他们谈起又北方鲁国发生的内乱,说鲁国内乱的根源就在于国君姬的不称职,他十九岁被捅立为国君的时候,还像小孩子一样不经世事。所以,立君一定要立贤......

他们说这话的时候,目光总是有意无意地从我身上扫过。哼,我知道他们不喜欢我,就如我不喜欢他们一样。我不明白,为什么同样都是白胡子老人,他们怎么不像太傅大人那样和蔼可亲呢?

现在这些老头已经离开王宫,回各自的封地养老去了,这想想真让人高兴。

 

我在一座又一座宫殿里穿梭而过,一会儿跑出阳光里一会儿又跑进阳光里。两个月前,有两只燕子飞到飞翔殿檐下作窝孵小燕子,宫里的啬夫推算,今天小燕子就该破壳而出啦。我让啬夫去御花园里抓了许多小虫,作为我对小燕子的见面礼,我迫不及待地想看到我的小客人了。

花的香气迎面扑来,我已经跑进了椒风殿。椒风殿终年花香馥郁,春夏时,总有漂亮的蝴蝶迷路飞进殿来,绕着廊柱转圈、驻足。

迈出椒风殿,就进入御花园了,御花园的草木正在疯长,怪不得啬夫老在埋怨人手不够。我突然想起,北边几株紫玉兰不知有不有开放,正要去看,有声音叫我,“公子、公子,小燕出世了。

我转身向飞翔殿跑去,啬夫正站在飞阁向我招手。他下巴长满短髭,胳膊粗壮有力,手里棒着一个瓦罐。不用说,里面装着我要喂给小燕子的小虫。

飞翔殿在宫城一隅,有两层,上层有飞阁与椒风殿等相联,飞阁的一部分倾出宫城,悬于护城河,远远望去就像雄鹰展翅欲翔,因此而得名。燕子的巢就筑在飞阁的檐上。(注:玉堂、椒风、飞翔,都是西汉未央宫内殿名,来用一下。)

我急忙奔向飞阁,正拾阶而上。只听见燕子一声凄厉的悲鸣,然后一阵喧闹,啬夫似乎在驱赶着什么,驱赶声中夹杂着雏鸟的惨叫。我抢到殿上,大吃一惊。

一只苍鹰不知何时袭来,踞蹲檐上,鸟探入巢正在挟燕雏吃护巢的母燕在它身侧盘旋哀求,啬夫高声恐吓,苍鹰根本不为所动。我看见一只燕雏跌落在地上,眼睛还没完全睁开,嘴际有血丝渗出,显然已经气绝身亡。我夺过啬夫手中的瓦罐向苍鹰,苍鹰受了惊吓,拍拍翅膀,向宫城外逃逸。

早已有宫娥拿来了我的小弓,小弓本是儿童玩乐所用,一箭射出没到一丈就已势竭落下。苍鹰已经飞过护城河,护城河外正好有一支禁军在操练,我在飞翔殿上急得大哭:

“射下这只老鹰!公子有赏!”

禁军里走出一个少年将军,左手解弓右手搭箭,弓满月而驰,一声尖利的清响,箭矢如流星飞逝,势大力沉,稳稳贯穿苍鹰的躯体,余劲未消,带着苍鹰继续向上冲一阵,才袅袅落下。

士兵们哄然喝彩,啬夫也叫了一声好。我看清了,指挥禁军操练的是公子光,那个少年将军,正是我的从兄夫差。

啬夫他低下头,发现我的脸色很差,他安慰我说:“公子别伤心,臣再去找一对雏燕来。”

我说:“可是,这一对已经死了,活不了啦。”

啬夫说:“子别为这个伤心。燕子吃小虫,苍鹰啄燕子,猎人射苍鹰,以强胜弱,世界就是这样的。”

 

夫差隔着护城河,冲我笑道:“公子庆忌,你要赏我什么?”

虽然我站在殿上,不过我还是发现他很高大。真奇怪,他不过比我大一岁而已啊。太阳从他那个方向射过来,有点刺眼,我手摭住额头,说:“随侯赠送父王几颗夜明珠,父王赏给了我,我给你。”

“那夜明珠我也有,大王也赏赐给你的时候,也赐了一份给我。”

“那你要什么?”

他低头想了一下,笑道:“还没想好,等我想好了,到你寝宫去拿,到时候你可不许耍赖。”

公子光呵斥夫差不得胡闹,他笑了几下,回到队伍中去了。兵士们围上来簇拥着他,肯定是在夸他箭射得好。

我把小弓扔进护城河,吩咐宫人准备,“从明天起,我要开始练习射箭。”

公子光亲自来到宫城,把死鹰送到我面前。他说,就是公子人生的第一个战利品,应该留给公子收藏。

我说,这不是我的猎物,是夫差射下来的,应该归他所有。

公子光说,夫差不过是服从公子的命令罢了,就像在战场上,冲锋陷阵的是士兵,但是胜利和荣光首先要归功于临阵指挥的将军。

公子光说,公子是王储,在吴国除了吴王,任何人都是你的臣子,所以除非十分必要,不要轻易向任何人许诺赏赐,要记住轻诺必寡信。然而,君主的话如果已经出口,就一定要实现所以他向我讨要答应给夫差的那几颗夜明珠。

我说,可是夫差说他不需要,不如明日让夫差自已来,他喜欢什么就拿去......

公子光笑了,说小孩子真是胡闹,哪有让臣子到王宫里挑挑捡捡的?

他蹲下身子,擦擦我脸上的泪痕,他说:“公子做为吴国的储君,就是将来的吴王,怎么可以动辄哭哭泣泣,会被人笑话的。”

公子光临走,他像想起了什么,回首对我说:“庆忌,以后少去飞翔殿。那个殿不祥。”

  评论这张
 
阅读(152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