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范雎之言

屁民屁语

 
 
 

日志

 
 

一本书与百年武林史(9)  

2010-03-19 13:05:28|  分类: 一本书与百年武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孰为螳螂、孰为黄雀?

一直以来,少林都被当作是武林中的泰山北斗,是正教的领袖,是光明力量的旗帜,是一切正义军团的强大后援。这是江湖中妇孺皆知的常识。

光环太多太耀眼,就会将基本常识都遮掩掉。就如五十年前,全国上下疯狂膜拜某个人造的神灵,以至于到了1976年他老人家逝世的时候,有为数众多的人表示无法接受,神怎么可能会死呢?万岁万岁万万岁啊!啊,原来他也只是个人呐!关于少林也是如此。很少有人意识到,少林再伟大也只是个江湖门派,而只要是江湖门派就会有门户私心。

而且如果仔细追究武林历史,就会发现,所谓“少林是正教领袖”根本就是个错觉。江湖诸色人等中,维护正义最纯粹最理想主义的是那些单干的游侠;其次是帮会,如丐帮、明教;再次才轮到门派,而门派之中,又以少林最为明哲保身,从北魏时期到清初,少林与历朝历代的执政者保持着不算太差的关系,在江湖内讧中少林还显得比较踊跃,但在民族大义国家危亡的时刻,少林的立场就显得有点暧昧,南宋末年大散关英雄大会、襄阳武林大会,三教九流都有参与,但何曾见少林和尚的身影?

明代之前,并没有“少林是正教领袖”这个说法,全真、丐帮、明教在江湖中的号召力都远在少林之上,后来全真教毁于蒙古人的围攻,丐帮的精英与襄阳城共存亡,明教出了朱元璋这么一个白眼狼。所谓峣峣者易缺、皎皎者易污、理想主义者易死,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世故是世故者的护身符。少林和尚双手合十,说:“阿弥陀佛,出家人六根清净,不理会俗世些许事。”等英雄们都死尽之后,矬子里面拔将军,苟且者成为新的巨人,少林这才成为正教的领袖。

这段历史说明一件事:少林历来都是将门户利益放在第一位的。

 

从北魏建寺开始算起,迄止《笑傲江湖》时期,少林寺已经一千两百年高龄,这在云谲波诡的江湖中绝对是个异数。如果真有老树千年成妖之说,少室山上肯定妖气冲天,一个和尚都别想成佛。

少室山上的老树并没有成妖,但是这一千两百年沉淀下来的武学宝藏与生存智慧使得少室山上的和尚们不仅有妖怪那样的身手,还有像妖怪那样的深沉心机,这是少林的软实力,江湖上无人能敌。

如果把江湖上各门派比作人,少林无疑就是其中资格最老的老人。有谚云“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老人历来被视为是有智慧的。所谓的智慧是什么呢?除了眼光深一点、计谋长一点,还有重要的一点就是对自己的认识更深刻了一点。

子也曾经曰过:“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这就是说人越老越明白自己有几斤几量,什么事能干成,什么事不能干成,心里都有了数,聪明的老人从而专心于能干的事情,修练到“从心所欲”的程度。

少林也是这样,在这漫长的一千多年里,它已经明白一统江湖这种事情是任何人都不可能做到的,任何人产生这样的野心,都将是灾难的萌芽。它也明白自己能做的,就是做为一个江湖最大门派立足于世,它专心去做了,并且做得非常好。

千余年来江湖上风风雨雨,像明教、魔教这样的盛极一时的教派不知凡几,它们朝气蓬勃有理想,具有侵略与扩张的本能。在短时间内,它们的风头可能盖过少林,历史最终会证明它们只是一朵朵浪花,而少林则是海中的磐石,浪花最终会死在沙滩上,而磐石屹立千年。

所以表面上正邪不两立,少林与魔教这种邪魔歪道不共戴天,而实际上少林心中并不很着急。像魔教这种暴发户似的教派,少林见得多了,倘若少林真想与魔教死磕,以少林弟子遍天下的势态,以它在江湖中的号召力,搞一次类似于“六大门派围攻光明顶”的大手笔并非难事——只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没必要为逞一时之英雄,把千年基业给毁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那些尊奉少林为领袖的所谓正教人士也未必心怀好意,少林也可能是“被领袖”的。不管怎么说,既然做了领袖,少林就必须挑起组织打击魔教这个重任,否则少林的声誉会受到损害。

况且少林声名在外,即使它不打击魔教,魔教要扩大声势,依然会将少林列入第一打击目标。所以在五岳剑派面世之前,少林一直是抗魔军团的主力,与魔教打过几场硬仗,双方损失都很大,当时魔教正处于上升期,锐气十足,所以相比之下少林的损失更惨重一些。

打这种消耗战显然损害少林的门户利益,而且,以少林修练千年得来的智慧,应该明白像魔教这一类的教派是剿不胜剿的。邪恶与仁爱都源自人性,是抱成一团的无法分割的,没有恶,哪来的善?如果魔教被铲除干净了?那又何来所谓正教呢?除非人类灭亡,善与恶同归于尽,否则“消灭邪恶”这个目标是不可能实现的。

江湖上所谓的正邪之争,实际上只是包裹着漂亮外衣的名利之争。那些所谓的大侠哪个不是通过冠以正义之名的杀戮行为来扬名江湖的呢?江湖年年都有新人出,年年都有新的教派、帮会、门派诞生,他们个个要出名,他们个个要获得同辈的尊重或者畏惧,所以他们都需要一个冠冕堂皇的杀戮场进行名正言顺的杀戮,用他人之鲜血铺就自己的成功之路。

当年六大门派围攻光明顶的时候,为什么武功最高的张三丰没有参与,却让不顶用的宋青书充当了急先锋呢?因为宋青书还需要扬名立万,而张三丰不需要。为什么像峨嵋、昆仑这些门派倾巢出动,而少林与武当却都还保留着很大的实力?(武当的张三丰,少林的三渡)因为峨嵋、昆仑这些门派还需要在江湖中争个排名先后,而少林、武当不需要,它们两派上大光明顶只是想锦上添花,或者说捧个人场。

而如今少林却被逼着要与魔教拼刺刀,这太糟糕了,阿弥陀佛,这太糟糕了。少林处于一个两难的境地,它必须打击魔教,但是却又不愿意死磕,打得伤筋动骨。

 

恰在此时,一项跨时代的壮举发生了,五岳剑派成立了。更妙的是,这五个小门派结盟宗旨之一就是要消灭魔教。这真是帮了少林的大忙,如果能将正教与魔教之间的第一战场转移到了魔教与五岳剑派之间,少林就可以松了口气,偶尔派出一些低辈的弟子去助助阵,喊两嗓子,高辈的高僧们就可以躲进禅房喝茶了。

在少林漫长的生命里,它目睹了无数门派的兴起与衰落,就如戏文里唱的那样,“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其中包括不少显赫一时,被载入武林史的著名门派。少林很熟悉这些野心勃勃新秀雏鸟门派,很熟悉这些处在同一阵营里的野心家,就像阅人无数的青楼女子可以一眼看穿来客假斯文外表之下的禽兽本相。

欲将取之,必先予之。

试想,像五岳剑派这样的初生牛犊,当时最迫切的需要是什么?

 

《笑傲江湖》第三十章冲虚对令狐冲说:“少林派向为武林领袖,数百年来众所公认。少林之次,便是武当。更其次是昆仑、峨嵋、崆峒诸派。令狐贤弟,一个门派创建成名,那是数百年来无数英雄豪杰,花了无数心血累积而成,一套套的武功家数,都是一点一滴、千锤百炼的积聚起来,决非一朝一夕之功。五岳剑派在武林崛起,不过是近六七十年的事,虽然兴旺得快,家底总还不及昆仑、峨嵋,更不用说和少林派博大精深的七十二绝艺相比了。”

冲虚这番话的重点,套用网友们创造的一个概念,实际就是两个字:武藏。武藏是一种软实力,“一套套的武功家数,都是一点一滴、千锤百炼的积聚起来,决非一朝一夕之功”。因为武藏积攒之不易,所以它是衡量一个门派深浅的最好标尺。少林派之所以成为武林领袖,建筑雄伟、门徒广大只是表相,少林的真正实力在于藏经阁的那一楼藏书。知识就是力量啊,即使少室山被一把火烧为平地,只要那一楼藏书还在,(即使书不在了,只要那知识还保留着)照样没人敢小瞧少林派,而往后即使他们住茅屋,照样可以原地复活。

与少林这些传统贵族相比,五岳剑派不过就是个暴发户,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冲虚这番话其实是常识,五岳剑派根基尚浅,行事又太冒进,难免下盘不稳。“虽然兴旺得快,家底总还不及昆仑、峨嵋,更不用说和少林派博大精深的七十二绝艺相比了。”这话平时没人敢说出口,所以在场的令狐冲尽管觉得有点逆耳,也有醍醐灌顶之感,不得不“点头称是”。

而冲虚、令狐冲能想明白的事,当年令狐冲的那些师祖师叔祖们难道会想不明白?当年方证、冲虚的那些前辈掌门难道又会想不明白?

当时五岳剑派最急切的,就是丰富自身武藏,充实家底。

 

因此五岳剑派成立没多久,匿迹人间上百年的《葵花宝典》就很善解人意又很蹊跷地重现江湖了,而江湖上也莫名掀起一股怀旧风潮。一时之间,处处有人述说《葵花宝典》的传奇,《葵花宝典》被誉为“秘芨中的战斗机”,据说“练一句顶一万句”,修练宝典就是“抽丝剥茧驱妖蛾,敢为今世开太平”,从此中原就不会不高兴,从此“中原站起来”不再趴着。还有人说,《葵花宝典》有修练房中术秘法,可以夜御十女白日飞升,据说曾有一位自称摩罗的江湖宿老生前练成过宝典,他留下的名言传颂四方。摩罗说:“自从练了《葵花宝典》,腰不酸腿不痛了,练功也有劲了,吃嘛嘛香。特别是到了晚上,我再也不是耻辱者了,我再也不用记《耻辱者手记》了。”

舆论迅猛如潮,《葵花宝典》这本非法出版物马上变得路人皆知,连菜市场上卖葵花子的小贩都在包装袋上注明“本瓜子由《葵花宝典》秘法炼制,敬请购买!”当时有无数小朋友在马路上遇到过一些邋遢乞丐,拿着一本油腻腻的小册子说是《葵花宝典》,以此来交换小朋友手中的棒棒糖。这些乞丐临走,都会无比郑重地告诫小朋友好好修练:“维护世界和平的重任就交给你了。”一股前所未有的责任感油然而生,小朋友回家之后立刻脱衣服修练,结果被父母发现一顿饱扁,丫的这所谓《葵花宝典》竟然是一套春宫图。

 

而真正的《葵花宝典》,圈内人都知道,在莆田少林。

“少林”两字如一盆冷水,浇熄了绝大部分蠢蠢欲动的野心,不过并非所有人都忌惮这两个字,比如武当派,比如魔教,再比如五岳剑派。况且这个少林是“莆田少林”而非“嵩山少林”,对于这三派势力而言,行动的困难之处不在于如何下手,而在于决策阶段,该不该起这个贼心?

对于武当派而言,这个贼心起得毫无必要。武当派的武藏已经足够丰富,张三丰留下的拳法剑派质量不在《葵花宝典》之下,况且,武当已与少林结成战略伙伴关系,说不定这一出“欲擒故纵”,武当还是主谋之一,所以少林根本不用担心武当会眼红这本破书;

少林也不用太担心魔教。首先魔教自身武藏也不弱,魔教长老以上人物都是江湖上排得上号的高手,其教主的武功更是可以列入天下前三甲。作为政治人物,武功秘芨的诱惑力可比不上权力,但是《葵花宝典》并不能帮助当时的魔教教主掌握更多权力,(东方不败练《葵花宝典》是为了巩固自己在教中的地位,至于此后性情大变则是另一回事了)所以对魔教而言,诱惑也有,但有限;

其次,(上面章节已有涉及)数百年来《葵花宝典》几乎无人练成,在当时它只一个传说,它在少林的出现也可能是一个陷阱,魔教犯不着为一个传说冒险;

再次,魔教也无需担心《葵花宝典》会令少林实力大增,给自己造成进一步威胁。少林自身的武藏天下第一,它比武当派更不需要这本破书,而且少林武学自成系统,别派武学掺杂不入,况且,莆田少林红叶和尚早已公开宣布“绝不率先使用《葵花宝典》”,这一类政治宣言可不是随便发布的。魔教与少林胶着多年,应该明白暂时是吞不掉少林的,如今五岳剑派正迅速崛起,对魔教肆意挑衅,甚至把“消灭魔教”列入组织章程,这种椤头青是极具破坏力的,应该列入头号打击目标。此时如与少林轻开战衅,是很不理智的行为。

退一步讲,即使少林计算失误,魔教教主头脑一发热派人上九莲山抢经,大不了让红叶和尚学习天龙寺里的枯荣和尚,当着魔教教徒的面将宝典毁掉,反正按计划他这书迟早都是要烧掉了,只是计划搁浅,枉费一番心思而已。

综上,少林有八成把握将五岳剑派引来,当时的五岳剑派野心勃勃不可一世,急切地谋求扩张,它什么都能抵御,除了诱惑。

所谓心急则乱,乱则生变。老话说得好:欲速则不达。

  评论这张
 
阅读(8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