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范雎之言

屁民屁语

 
 
 

日志

 
 

公子庆忌(五)  

2010-12-23 09:32:07|  分类: 断尾草稿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江水瞬间暴涨,一排大鱼窜出水面,扑向人群,被扑到的人一声尖叫,仆到在地,鲜血汩汩流出。原来那不是大鱼,而是一排弩箭如果季子迟来一步,那么现在中箭倒地的就是父王。

尖叫声四起,江畔顿时乱成一团,人们惊惶失措,不知道灾难从何处降临了。绿野之上本就没有道路可循,人人慌不择路、挤挤攘攘,许多人被挤倒踩踏。

我们个个拔出佩剑,护卫冲过来将我等重重围在中间。夫差指挥一队弓箭手,拈弓搭箭对准江面。

一排人影从江面一跃而起,端起弩弓向我们瞄准。他们在水下偷袭未遂,于是露出水面强攻。但是他们刚刚站稳,就被射得翻倒回江中。

但是刺客不止一拨,在混乱的人群间里不时冷箭袭来,或射中卫,或射中惊慌的百姓,不一会儿我们周围就倒下了十几具无辜百姓的尸体,护卫也有多人死伤。御者驾车到我们身边,护卫以车马为依障,持枪甲兵在外围,弓箭手在第二围,后面是持剑的护卫。我躲藏在厚厚人群之面,听着箭矢把盾牌射得“咚咚”作响。

公子光下令:“我明敌暗,大家镇之以静,不要放箭,不要误伤百姓。”

“冷箭是从树林里射过来的。”夫差说道。我从盾牌的缝隙中张望,果然,原先在灌木边上射雁的那些人已退进在灌木林里,持弓向我们射击。不远处,许多饮酒欢歌的人已掀开伪装,手提利刃,穿过逃窜的人群,冲了上来。

“刺客有多少?”父王问道。

“回大王,约摸五百人。一百弓弩手隐蔽在树从中,其余四百不足为虑”夫差答道。

“少说大话!”公子光说道,“如今护卫不足三百,贼子以百姓为屏障,弓箭难以瞄准。”

“我有重甲,而刺客没有,他们的弓箭伤不到我。”夫差笑道,“百姓不消片刻就会逃窜干净,到时候提刃的刺客就是我们的箭靶。”

“如果刺客逼近,近战时重甲无暇防备冷箭,怎么办?”季子突然问道。

“后撤两百步。”夫差微一沉吟,答道。

我看见季子眼里露出赞许的神色,显然他对这个回答十分满意。

公子光立刻传令,保持阵型,后撤两百步。

一边后撤,夫差一边解释给我听:“提刃的刺客都是乌合之众,持剑的护卫必定可以一当十,我方威胁主要来自树林中的冷箭。但弓箭射程为一百步,百步之外他们的弓箭就失去了作用,如果他们追击,则暴露于我方箭矢之下。”夫差的脸上看不见一丝惊惶,他双目有神,眉宇间洋溢着兴奋的神色,想必这样的阵势他已惯不怪了。

当我们撤了一百步,刺客的冷箭果然已经射不到我们,这些箭中途坠落、歪歪斜斜的插在地上,公子光插一支剑在地上做为记号,命令弓箭手出列,“刺客越过此线,即刻放箭!”

等我们撤出两百步,百姓们已经全部散开了,江畔一遍狼藉,横七竖八的倒毙着许多尸体。数百刺客失去了掩护,精晰无比地暴露在阳光下。

他们提着刀剑,呼喝着冲过来。

他们冲进入了射程。公子光一声命下,箭如急雨,顿时倒下一大遍。

我看到冲在最前面的那个刺客胸前一下子多了四个窟窿,因为没有护甲,箭矢穿胸而过插在地上,箭尾还在微微颤抖,中箭刺客的表情狰狞无比,他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双眼圆瞪,他有胸前喷出四道血柱,在上方空气中形成一片血雾,手在虚空中抓了几下,颓然倒地。

等发完第二排箭矢,刺客的人数已减少一半,但他们也已经侵入我方二十步之内。公子光命令持甲抢兵掩护弓箭手,持剑的护卫出列亮剑。随后,夫差一声呼喝,率先冲上前去。

吴王的禁军护卫历来就是吴国最精锐的部队,吴国的健儿都以能入禁军为荣,禁军的选士标准是十分严格的,要求候选者穿上重厚甲,能拉开十二石的弩弓,然后冠轴带剑持戈,在正午烈日下奔驰百里而不倒。健儿们被选中之后,还要经历严格的训练,个个武艺高强。

因此,持剑的护卫就如虎入羊群一般,扑到刺客之中。刺客溃不成军,撂下几百具尸体,向树林方向逃窜。夫差严令穷寇勿追,重新排好阵型,重甲在前,一点一点向树林逼近。

此时刺客的大势已去,树林中的刺客虽然善射,但他们没有无法穿透重甲。我方只要逼近树林,即可大获全胜。

 

“叔父,这些刺客从何而来?”父王问道。

季子没有回答,他的脸上突然充满了忧郁。沉默了半晌,季子问道:“你告诉我,公孙亦庆是怎么死的?”

父王突然显出尴尬的神色,我从没见过父亲有过这种表情,因为他是吴王,从来没有人这样质问过他。父王与公子光对视了一眼,公子光说道:“叔父,你全知道了?”

季子长叹一声,说道:“如此说来,传言是真的!唉......”

几十步之外的沙场,胜负已分。护卫们冲入了树林,与持弓的刺客短兵相接,树影憧憧间,不时有鲜血喷洒出来。刺客们死伤殆尽,还剩下的十几人陷入了护卫的重围,只是他们骁勇异常,仍在做困兽之斗。

季子喝令大家住手,他上前说道:“棣棠,你事已不济,住手吧!”

刺客中走出一个戴竹笠的魁梧汉子,厉声喝道:“事已致此,我认命。只可恨没能杀掉僚你这忘恩负义之徒!”

汉子揭开竹笠,露出一张无比丑陋的怪脸。这张脸的左半边焦黑一片,左耳已经没了,嘴、鼻子还有眼角都已经变形,鲜红的肉外翻在表面,左眼血红血红,看不见黑曈。

我吓得惊叫起来。倒不是因为他那张左脸狰狞可怖,而是,通过那完好无损的右脸,我认出来,此人竟然是公孙棣棠。

公孙棣棠,居巢大夫公孙亦庆的儿子,吴王宫前任的禁军司马。他不是已经在去年抢救飞翔殿大火的时候烧死了么?眼前的难道是厉鬼?

 

棣棠嘴角抽搐一下,傲然说道:“僚,想不到我还没有死吧,老天让我不死,就是让我回来报仇的。”

棣棠的出现显然出乎父王的意料,惊诧的神色浮现在他与公子光的脸上。半晌,父王才低沉地说道:“棣棠,过去的事是我负你,今天的事既往不咎。你的母家在卫国,你到卫国去吧。”

棣棠喷发出一串长笑,他的右眼流下了眼泪,左眼却流出鲜血,显得诡异无比。他笑了许久才止住,“僚,收回你的宽恕。在你的怜悯之下苟且偷生,我死后有何面目去见老父?今日唯死而已,有什么好讲的!”

棣棠举起长剑,对准咽喉,然后他看着季子,摇头说道:“季子,想不到你懦弱依然。我先行一步去见先王了,我会告诉他,三十年之约只是懦夫在臆语,他永远等不到那一天了。”

棣棠手向前一送,身前喷成一团血雾,颓然倒地。

这时,季子、公子光、父王都脸色煞白。

  评论这张
 
阅读(122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