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范雎之言

屁民屁语

 
 
 

日志

 
 

读顾准的死亡日记  

2009-10-28 10:39:21|  分类: 野史漫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篇日记选自《顾准日记》,地点在商城,时间是1959年十月到1960年一月,约莫五六千字,出现频率最高的字眼是:死人,浮肿,饥饿。这是篇死亡日记,两个多月的时间,不断地死人。

现在我们称1959年至1961年的大量非正常死亡事件归咎于连续三年的自然灾害。确实,中国自古多灾,西北地区多蝗灾旱灾,淮河黄河有水灾,南方多疫气。但是未闻有全国同时受灾,并且一灾沿续三年的。1933年,诸多天灾一起发作,陕甘宁发生蝗灾,云南等地旱灾,淮河以北一片汪洋。中国四亿老百姓中有一亿成为难民,此情此景当真是哀鸿遍野饿殍满地。但是还比不上1959-1961这三年,这三年连一向还可以的江浙一带,人们也开始吃草根捞浮萍。这三年真的有这么重的天灾么?天灾人祸,是天灾还是人祸?

 

李锐在《大跃进亲历记》里引了一张研究1954-1972年气候的表格,认为“1959-1961年都可以基本上说是正常年景,它甚至比公认的风调雨顺的1957年(总指数 25,平均指数 2。028)和1958年(总指数—21,平均指数—0。175)更为接近旱涝相当或不旱不涝的正常指数0。”他的结论是“至少可以说,导致悲剧的主要原因不是天灾,而是人祸。”

这个人祸是什么?饿死了这么多人,粮食都到哪能里去了?顾准在1959年十一月四日记到这样的话:“收成,亩产三四百斤,各家偷藏一些稻米,均被翻检以去”,“来时断炊,吃菜而已。”

翻检粮食到何处去?

路遥《平凡的世界》里有一个片段,让人印象深刻:新上任的地委书记田福军下乡视察,来到一个偏僻的山村,发现村里人个个饿得皮包骨头,奄奄待毙。而村里的粮仓却塞得满满,锁得紧紧,有民兵持枪把持。田福军问为什么不开他放粮。肥肥胖胖的村干部回答:这是战争储备,上头指示,即使饿死人也不能开仓。

所谓的战争储备是指国家为了应付即将发生的三次大战或应付美将反攻大陆而进行的战略储备,是万万动不得的,谁碰了谁就是破坏社会主义,要负政治责任,这责任是足以把人压到地底下去的。田福军上任已是1976年以后,尚且如此,在那个政治挂帅,风起云涌的时代更不用说。当时中国不是没有粮食,而是有粮食不给人吃。传说1960年开人民代表大会的时候,中央领导和人大代表一起喝粥,就算这是事实,但我也不相信中央的高级干部会没有饭吃,看那些老干部的回忆录,何曾记述在那三年里忍饥挨饿!

 

1956年开始刮起浮夸风,随后几年各地跟风而上,全国到处亩产万斤。各地方干部打肿脸充胖子,硬着头皮虚夸政绩——不虚夸就有右倾的嫌疑。一个个彩色的大泡泡升上天,把社会主义的天空点缀得五彩斑斓,看得老毛心花怒放,竟提出了一个堪比司马衷“不食粥,何不食肉糜。”的笑话:“粮食这么多,该往哪里放?”号召大家敞开肚皮吃,呵呵,大家正在敞开肚皮吃树皮草根观音土呢。种出来的粮食全部上交还不够填那个浮夸的大缺口,口粮没有了,人瘦成了骷髅,猪瘦成了耗子。这还没完,来年的种粮没有了,明年怎么办?呜呼没法想,有不少人私藏了一些粮食,村干部带着同兵持枪到家里搜,搜出来给扣帽子,轻则批斗重则坐牢死亡。由于粮食,逼死的人命不在少数。

饥饿是把钝刀子,钝刀子杀人最难受。人饿起来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古人所谓“析骨相炊,易子相食。”在那个饥饿时代发生的人伦惨剧,使太平岁月里的我看了不仅发指,更是痛彻心肺。原来人不讲尊严的时候可以下贱到这种地步。现在终于理解什么叫“宁为太平犬,不为乱世人。”

由于死的人太多,到后来“问题已不在死人不死人,而在死些什么人”,“父亲死了没啥,孩子死了也没啥。哥哥死了,是糟糕事。”“农村中死掉一些孩子与老人,达到马尔萨斯主义的目的。若死强劳动力过多,则是大的纰漏了。”

顾准的几个“没啥”,看得我心惊胆跳,人的重要已视作用大小而定。顾准的冷静让人心寒,他显然明白这场灾难在于人为,并且很可怕的认为是有意的人为,他在1960年1月16日的日记上写道:“上帝明鉴,若在四五年之内,农村的人口减至三亿,再加上扎扎实实的提高一些产量,大跃进就大功告成了。”这想法真是骇人听闻。

 

那么当时真是没有人知道真相么?这怎么可能。只是知道真相的人不敢出头罢了。1957年反右派,有骨气的人都进了牛棚,没进牛棚的都吓破了胆。所有人都缄口不言,眼睁睁看着周围的人,包括自已,由于饥饿而浮肿,由于饥饿而死亡;而且得了浮肿不能说是因为饥饿,饿死了也不能说是饿死,谁说了谁就是右派,右倾机会主义者,甚至现行反革命。

整个民族都沉默了,真是我们最大的耻辱。终于有个彭德怀看不下去了,站起来说:“这样不行啊。”可是结果怎么样?我们的彭大元帅,曾经横刀立马,结局死于肖小。

呜呼哀哉!

  评论这张
 
阅读(67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