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范雎之言

屁民屁语

 
 
 

日志

 
 

陈胜的困境:不造反不行呐  

2009-10-27 18:00:18|  分类: 断尾草稿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汉书.食货志》里说秦朝百姓过得惨啊,“一岁屯戍,一岁力役,三十倍于古。”

这句话有两层意思,“一岁屯戍,一岁力役”是说秦朝的编户百姓有无偿建设国家的公共工程的义务,比如修桥铺路、开河固堤、建宫筑陵;此外还有为国戍边一年的义务,所有百姓,哪怕是再安份守己的良民,都不可能过上与世不无争的生活,官吏带着一纸文书找上来门,他就得抛家别子去远方放哨站岗,甚至打仗杀人。

兵役与力役是古代的常见役种,之前春秋战国各国都有,之后两汉也延袭了这些役种,而单独秦朝被人诟病,因为它的力役太频繁沉重了。秦始皇北逐匈奴南征百越,从漠南打到珠江流域,另外又是修长城又是筑甬道又是建阿房宫,到了秦二世,仗倒是不打了,但又要修骊山皇陵修阿房宫。朝廷征发完刑徒,征发完商贾赘婿等二等公民,还不够,于是降低编户齐民服役的年龄标准,延长服役时间,达到“三十倍于古”。

 

陈胜此次服的是兵役,戍边地点有远有近,他撞大运了,被派往渔阳郡。

渔阳郡是在今天的河北省北部,是北方苦寒之地,战国时燕国在此地筑有长城,过了长城就是匈奴的地盘。陈胜是阳城人,属南阳郡,在今天的河南省最南部,与渔阳郡相隔千里,以当时的交通条件,陈胜只怕还没走到戍地,就会死在半路上。汉代的晁错形容戍边的人,“秦民见行,如往弃市。”

可不可以不去戍边呢?富人们有一个变通方式,花钱给官府,官府雇一个人替你去服役,这叫“过更”。可陈胜是穷人,依靠给人做长工勉强混口饭吃,哪来余钱买人“过更”?没办法,只好自已去。

于是陈胜加入戍卒们出发。 

 

为了防止开小差,戍卒往往由官吏押解到戍地。刘邦在做亭长时,押解刑徒到郦山修皇陵,结果刑徒半路溜走一大半,刘亭长失职获罪,也只好逃亡。押解陈胜的官比刘邦大,是县尉。

县尉是一县之中最高军事长官,官秩四百石,相比于不入流的亭长,算是个大官了。由县尉亲自出马,可见官府的重视程度。两名县尉手持利剑,日夜驱行,九百戍卒心中哀苦,每前行一步就绝望就增加一份。

队伍开到泗水郡大泽乡,幸与不幸,天降大雨,把道路冲毁了,大家暗地里瓣手指,按时到军中报到肯定是不可能的了。

本来失期不是大罪,失期三到五天,斥责一顿就可以了事;失期六天以上,也可能通过财产赎买。可是秦二世上台后,法律更加苛严,“失期,法皆斩”。

 

怎么办?接着走,去渔阳碰碰运气?万一皇帝生了儿子,或者望夷殿上飞来只凤凰井里窜了条黑龙,皇帝一高兴大赦天下,或许还有一条生路。

不过傻子都知道,这事不可能。

龙凤象征盛世祥和,眼下民不聊生,不可能有这样的祥瑞,只会出来妖孽,老人家说“国之将亡,必有妖孽”;

退一步说,即使有哪条瞎龙跑出来,秦二世也不会大赦,秦朝皇帝最喜欢严刑峻法,最讨厌的就是大赦。从始皇帝那一朝至今,朝廷几十年没有大赦过了。

再退一步说,即使老天开眼,逃过这一劫,也不过是将死期推迟而已。且不说渔阳穷山恶水天寒地冻,半夜解个手都会把人冻死,北面还有匈奴威胁,光是秦朝的军法就充满着杀气。秦朝的军队实行连坐制,五人编一小队,一人逃亡或犯了军法,五人全都处死,连坐关系还存在于上下级之间,如果指挥官战死,相关连的士兵也要被处死,“战及死吏,而刭短兵”,难怪秦国的死士打起仗来不要命,因为左右都是难逃一死,不如奋勇向前赚点军功,即使自已没指望,也可替家人留点遗产,反之,如果自已稍有贪生的念头,冲锋不力,不仅自已倒霉,还要株连家人。

所以,“戍死者固十六七”,这话绝非虚言,与及送死,不如逃亡。

 

可是逃到哪里去呢?秦朝的百姓五家一伍、十家一什,若干什组成一里,全里的屋舍用墙垣围起来,出入里门都有监门盘查,连只苍蝇都混不进去。逃到异乡隐姓埋名?此路不通。

那逃回家乡,则是自投罗网。秦朝实行什伍连坐法,一家犯法,四邻跟着一起倒霉,只有告发者可以免罪。告发者不仅免罪,还有赏金,所以,只怕还没进家门,就被邻居扭住,卖到官府领赏钱去了。

况且,逃兵罪名可不轻,会株连家人。为了自保,妻子可以出卖丈夫、父亲可以告发儿子。人性很脆弱的,何必不识趣的给家人出难题呢。因此逃亡只有一条路,就是躲到荒山巨泽里做野人,像刘邦犯了罪,就逃到芒、砀山泽之间;黥布犯法被脸上刻了字,还要发配郦山修皇陵,他就逃到江中做了一个很有前途的盗贼。

野外生活缺衣少食,生存压力巨大。猛兽在身边出没,每天必须提防着不要成为它们的美餐,同时还提心吊胆,提防着被人发现抓回去砍头。这种日子想想就觉得恐怖,简直生不如死。

与其如此,富贵险中求,老子造反了。人,都是逼出来的啊。

 

于是那个大雨滂沱的傍晚。陈胜和吴广踩着县尉的尸体,裸着膀子登高一呼。历史在此处定格,一个平民称王的传奇就此产生,又一个乱世拉开了序幕。

  评论这张
 
阅读(3602)|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