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范雎之言

屁民屁语

 
 
 

日志

 
 

长寿是件利器——司马家的帝途(4)  

2009-12-07 01:14:17|  分类: 断尾草稿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于司马懿而言,魏文帝的死既是失去了一面靠山,但同时也是去除了一个羁绊。新君曹叡与他的父祖不同,是一个相对弱势的君主。

曹叡的母亲就是大名鼎鼎的甄妃,先嫁袁绍之子袁熙,袁氏败灭之后成为魏文帝的妃子,后来失宠被魏文帝赐死。因为这个原因,父子俩猜忌很深,父亲不敢策立儿子为太子,儿子呢闭门读书韬光养晦,不敢交结朝臣,不敢过问政事。直到黄初七年(公元226年)五月,魏文帝自知病入膏肓,才勿勿忙忙策立太子,之后没几天魏文帝就驾崩了。

魏文帝自已做太子的时候,父亲曹操替他选择良师益友,让他逐步接触朝政,最后还替他打压异己,他在即位之初就已经名满天下,有可以信赖的心腹大臣,处理朝政也熟稔应手。魏文帝显然没有学会如何做一个好父亲,他在生前根本没有考虑身后事,死得又太突然,临死前只来得及嘱咐儿子要信任三个顾命大臣,说了一句:“间此三公者,慎勿疑之。”然后就将毫无准备的魏明帝推向前台。

对于朝臣们面言,魏明帝完全是一个陌生人。魏明帝即位的最初几天,一直躲在深宫之内,唯独召见了侍中刘晔。刘晔是个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人,三言两语就把少不更事的魏明帝哄得很开心,君臣言语投机一聊就是一天,聊完刘晔出宫,守候多时的群臣一哄而上,问刘晔新皇帝风采如何?刘晔当然趁机大拍马屁,说:“秦始皇、汉孝武之俦,才具微不及耳。”

刘晔把魏明帝类比秦皇汉武,秦皇汉武如果地下有知必定大声抗议,说这么个东西怎佩与朕相提并论?不过这三个皇帝倒是有一个共同之处,那就是即位之初,国家都处于内忧外患之中,而皇帝本人在朝中的根基并不是十分稳固。

秦皇汉武都是幼年登基,所以起初作了好几年的傀儡皇帝;而魏明帝即位时已经二十二岁,朝中没有像吕不韦那样的强势人物,后宫也没有像窦太后那样的强势祖母,因此魏明帝得以乾纲独断。魏明帝很懂得笼络人心,即位当天他就广赐爵位,作为给群臣的见面礼。

如此的低姿态,再加上对朝政的生疏,还有强敌环伺的大环境,决定了即位之初的魏明帝对于肱股大臣的依赖程度要远远超过父祖。

 

恰巧当时也不太平。黄初七年八月,江南的孙权趁着魏国有国丧,亲自领兵进攻江夏郡,同时又派遣诸葛瑾进攻襄阳郡,试图一举占领北部荆州。

汉末三国时期的荆州始终是多事之地。自从建安十四年(公元208年)的赤壁之战之后,荆州就处于分裂,魏国得其江北诸郡,蜀国得其江南诸郡,吴国则在一旁觎觊不止。荆州位于三国交界,溯江而上就可入蜀,顺流而下则达建康,逆汉江而上还可以深入魏境,因此三国都想吞掉荆州。

建安二十四年(公元218年),留守荆州的蜀将关羽进攻江北,将魏将曹仁围困在襄阳郡的樊城,魏武帝急忙派遣名将于禁赶去支援,结果被关羽借汉江秋汛水淹七军,全军覆没。消息传到后方,中原骇动,魏武帝甚至差点为此迁都。后来,魏国派出名将徐晃,吴国派出吕蒙,两国联手夹击,终于剿杀关羽,吴国尽得蜀国故地。荆州依然一分为二,战火频频,只是交战双方由魏与蜀变成了魏与吴。

曹魏政权的兵权此前一直都掌握在宗室至亲手中。此前镇守荆州的是曹仁,曹仁在黄初四年病死,接替他的是夏侯尚,可是过了两年夏侯尚也病死了。等到黄初七年孙吴大军压境的时候,曹魏宗室已经没有将才可派了(当时曹休在下游的扬州,曹真在关内,曹洪被废弃多年)。

无奈之下,魏明帝只能依靠外姓的司马懿,去解襄阳之围。

而司马懿不辱使命,击退诸葛瑾,斩吴将张霸,保全了襄阳。第二年,也就是太和元年,魏明帝正式授命司马懿都督荆、豫二州诸军事,屯军于汉江边的宛城。

司马懿因此得以远离洛阳复杂多变的政局,在军事领域使展才能。

 

司马懿由文臣向武将转型是十分及时的,因为魏明帝的谦逊姿态并不能保持很久。

魏明帝是十分聪明的人,《三国志》上说他“沉毅断识,任心而行”,在经历了最初的磨合期之后,魏明帝快速成长起来,自然不愿意那些前朝老臣束缚手脚。一朝天子一朝臣,在魏明帝一朝,迅速崛起的权力部门是中书省,最炙手可热的臣子是中书监刘放、中书令孙资等人,不仅三公被彻底架空,连魏文帝时期的尚书台也被中书省分去不少权力。

中书省的前书是秘书省,它最初的职能只是掌管文书,管理宫中的图书典籍等等,在汉代,中书侍郎是由宦官充任的。曹操建立魏国,设秘书机构,有秘书令、秘书丞等官职,职能依然只是掌管文书典籍,草拟军令等,只是改由士人充任,后来魏文帝从秘书中分出中书,秘书只管理图书,中书负责草拟诏书,参与议政。到了魏明帝时,中书省才正式成立。

严格来讲,魏明帝时的中书省依然属于内廷,只能算是皇帝的私人顾问,在制度上不具备议政资格。中书省参与政治与宦官参权本质上无不同,只是身份由宦官换成了士人而已。当时名正言顺的议政机构依然是由三公九卿与尚书台组成的外廷,中书省如此大权独揽,实际上就是成熟了的魏明帝正从大臣手中回收权力。

魏明帝的动机是如此明显,以致于大臣蒋济忍不住劝戒他要信任朝臣。蒋济说:“大臣太重者国危,左右太亲者身蔽,古之至戒也。往者大臣秉事,外内扇动。陛下卓然自览万机,莫不祗肃。夫大臣非不忠也,然威权在下,则众心慢上,势之常也。陛下既已察之于大臣,愿无忘与左右。左右忠正远虑,未必贤于大臣,至于便辟取合,或能工之。今外所言,辄云中书,虽使恭慎不敢外交,但有此名,犹惑世俗......”

在这样的趋势之下,司马懿如果依然只是一个文臣,他不过又是一个陈群而已。陈群在魏明帝时期官拜司空,录尚书事,开府,已经位极人臣,声望达到顶峰,可这是一个臣子的顶峰,距离作皇帝的要求还差得很远。陈群命不长,青龙四年(公元236年)就病死了,但是即使陈群也活到七十多岁,他也无法成为司马懿。

司马懿之所以是司马懿,不仅仅在于他是魏文帝的顾命大臣,还在于他在魏明帝时期建立的赫赫武功。司马懿凭借卓越的军事才能赢得了魏明帝的信任,他依然是曹魏不可或缺的重要实权人物,而陈群显然不再是了。

  评论这张
 
阅读(55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