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范雎之言

屁民屁语

 
 
 

日志

 
 

2.8 哀哉秋兰  

2009-11-03 10:57:46|  分类: 《八王之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洛城戒严,杨骏伏辜,余下的从党被困在城中插翅难逃。

杨珧早已废居在家中,孟观领着殿中虎贲破门而入,杨珧在睡梦中束手就擒。

杨济倒没有在家中坐以待毙,他望见杨骏府第方向火起,心知有变乱发生。这时太子派人来召他去东宫,也许这是个陷阱,杨济很踌躇,就去向姻亲、太子太师裴楷问计。

裴楷说:“你是太子太保,应该去东宫。”

裴楷并非有意要诓杨济,他也未必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结果杨济一进东宫就被擒获。

杨济素来亲贤好士,很得人心,他门下养了四百秦中壮士,个个武艺精湛善骑射,这四百壮士听闻杨济去了东宫,急忙去追赶,结果晚了一步,东宫大门已闭。壮士们只能含泪恨恨而返,连夜遁逃。

从杨济的被擒可以看出,即使当时杨骏按朱振的计策行事也为时已晚,他想到的贾皇后也早已想到了,当时下邳王司马晃正领着中护军守在东掖门下,准备伏击杨骏;即便杨骏冲过这一道关达到东宫,也不过是自投罗网,司马越已经捷足先登,控制了太子,也控制了东宫五千精兵。

当时杨骏的另一个党羽、左军将军刘豫反应十分灵敏,他匆忙召集麾下,陈兵列队要去救杨骏。如果有左军支援,杨骏还不至于一触即溃,但是这时老天已经下定决心要灭杨家了,所以刘豫走在半道遇到了右军将军裴頠。

刘豫想确定杨骏的方位,就问裴頠:“太傅在哪里?”

裴頠忽悠他:“刚才我在西掖门遇到太傅,他带着两个随从坐车向西逃走了。”

刘豫也是傻缺,他也不想想裴頠的话可怎么可以轻易相信,裴頠的姨妈郭氏就是贾皇后的母亲,而且裴頠从小就受贾充的赏识提携,贾家对他有恩。此刻裴頠已经打定主意,要拿刘豫的鲜血去涂自已的顶子。其实当时杨骏还没死,正在太傅府里唉声叹气呢。

刘豫一听说杨骏逃走了,当即傻掉,他问裴頠:“那我怎么办?”

裴頠假装思考了一下,语重心长的说:“到廷尉那儿去自首,争取宽大处理。”

刘豫竟然真的丢下左军,屁颠屁颠地跑到廷尉那儿去报道了。裴頠兼领左、右两军,屯兵万春门下。

于是杨骏这个脆弱的庞然大物,就像山崩一样,在几个时辰之内轰然倒塌,变成尘埃。

 

永平元年三月辛卯夜,据离武帝驾崩一年还不到,这是一个春寒料峭的夜晚,月亮躲进厚厚的乌云之中,不忍照见地面。

洛阳城里正在进行一场屠杀。此前进攻杨府时,东安公司马繇下令,遇到抵抗就地格杀,因此已有包括杨骏的女婿裴赞(有王字旁,需手写)在内的不少人死在乱刃之下。

在大局已定之后,司马繇将杨珧、太子太保杨济、中护军张劭、河南尹李斌、散骑常侍段广、杨邈、左军将军刘豫、尚书武茂、中书令蒋俊等十数人,统统夷三族。这些人的阖门老幼几千号人,不分男女,尽数斩首。

杨珧临刑前大声号叫,声称当初向武帝求有赦免。他对司马繇说:“先帝有赦表在石函之内,此事张华可以作证。”一旁有议者说,当年钟会造反要夷三族,钟会的哥哥钟毓曾向文帝密报钟会不可重用、用即造反,因此文帝赦免了钟毓一家。援引旧例,杨珧也该被免罪。

东安公不听,他长着一副美髯,时人称为“美髯公”,但此刻他狰狞着面容,一心想着斩草除根。杨珧一直哭嚎着,行刑者手起刀落,哭嚎声戛然而止。

一直杀到东方既白,刽子手才行刑完毕。

初升的太阳照向刑场,雾气散开后,露出一座座尸山,尸体散乱无绪地堆起,无数头颅滚落在一旁,有白眉皓首的老人,也有垂绦稚齿的儿童,有的嘴唇微启,似在喊冤,有的双目圆睁、心有不甘。太阳是冷的、空气是冷的,但鲜血还未完全凝固,有血流仍在蜿蜒向前、延绵数里,最后染红了洛水。

第二天是三月壬辰,洛阳的百姓打开家门,他们首先闻到的是弥漫在空气中的浓浓血腥味,然后他们会发现街道戒严了,从御道铜驼街到任何一个不知名的小巷,都站满了手执长戟、面容冷峻的士兵。

朝廷颁布了改元的诏令,“永平”这个年号才用了三个月,被丢弃到角落里,从今天起,“永平元年”不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元康元年”。

这只是个开始,往后每经历过一次兵火,都会改一次元。惠帝朝长达十六年,总共改元十一次。

 

此刻朝堂上正在进行着另一场争论,争论的中心是怎样处理一个棘手人物:杨太后。

有人拿着一支飞箭为证,箭上系着一份帛书,上写“救太傅者有赏”。据说这份帛书是杨太后所写,然后飞箭出宫,于是有人认为,这是杨太后参与杨骏谋逆的铁证。

且不说别的,堂堂太后在父亲被杀之时竟然只能使出飞箭传书这种几乎没有作用的求救方式,这个太后也实在太可怜了。要知道,太后与太子一样,有自已的属官,有自已的卫队,杨太后竟然指挥不动自已的卫队,那只说明她平时很不得人心。

禁军将领之中,长水校尉赵浚是杨艳的舅舅,赵浚的女儿赵节是武帝的充华,也是杨艳的表妹。这两个人都倒向了贾皇后这一边,可见杨太后和她父亲一样,连自已的亲人也笼络不住,难怪会在贾皇后面前一败涂地。

也许因为稳操胜券,或者是出于玩弄弱者的阴暗心理。贾皇后让惠帝保全杨太后母亲庞氏的性命,允许她入宫与杨太后住在一起,同时又把杨太后迁到永宁宫去住。永宁宫地理位置较偏,离皇帝较远,其实就是冷宫。

 

迁居冷宫只是杨太后恶梦的开始,贾皇后看这个婆婆不爽已经好久了,现在天赐良机,不把她整死怎么对得起自已的卓著恶名?她让朝臣们上书揭发杨太后的罪恶。

于是就有人跳出来充当贾皇后的打手,上书说道:“皇太后的阴谋奸计逐渐显露,她试图危害社稷,通过飞箭系书的方式招募将士,与逆臣杨骏同恶相济,自绝于天下人。当年鲁庄公与他那弑父害国的母亲文姜断绝往来,为《春秋》所赞许,这是因为君王奉顺祖宗,肩负至公天下的重任。陛下即使怀着深厚无边的孝心,免于追究皇太后的罪行,我们这些做臣子不敢奉诏。请陛下宣敕,将此事交由王公贵臣在朝堂上公议。”

朝臣们公议的结果,当然是皇太后罪不可赦。

皇后是一国之母,皇太后就是一国之祖母,现在孙子们出于拳拳忠君爱国之心,不惜犯险弹劾祖母,可见这皇太后确实恶贯满盈,稍有良知的人都看不下去了。但是皇帝出于孝心,总不能人家一说弹劾马上就点头,总得推辞一下做个姿态。

所以皇帝说:“这事非同小可,你们再考虑考虑。”

朝臣们不答应,继续上书:“杨骏凭藉外戚的身份,居处于宰辅的职位上。陛下“谅暗”期间委托杨骏处理政事,杨骏因此阴谋叛逆,在朝廷里布树私党。皇太后做为杨骏在宫中的内应,协同杨骏谋逆,阴谋败露之后,皇太后等人悍然违背诏命,拥兵负众血染宫廷——这明显是在胡扯了——皇太后又飞箭传书招募将士,鼓励他们附逆奸党。

“皇太后的所作所为,上有愧于祖宗之灵,下辜负亿兆臣子的期望。当年鲁国夫人文姜参与弑杀鲁桓公的阴谋,被《春秋》贬斥;汉初外戚吕氏阴谋叛乱,高后吕氏因此被汉光武帝清理出太庙,不受子孙供奉。有这些成例在前,请将皇太后废黜为峻阳庶人。”

朝臣们起先还犹抱琵琶半遮面,不好意思提出自已的政治述求。但是他们的耐心或者说贾皇后的耐心极其有限,还是迫不及待的亮出了底牌:他们要废皇太后为庶人。

这个要求就十分无理了。

 

太后的“太”与太上皇的“太”是同一个含义,表示是皇帝的长辈,凌驾于皇帝之上。

并非所有先帝的皇后都会被尊奉为太后,如果皇位是兄死弟及的话,皇帝一般是不会把嫂子尊为太后的;还有一种情况就是皇后犯有大罪恶,不配做天子之母,所以也不被尊为太后。

历史上有过太后犯法被废黜的先例。西汉时,汉成帝暴死没有子嗣,由宗室定陶王刘欣入继皇位,是为汉哀帝。汉哀帝尊奉成帝皇后赵飞燕为皇太后,但是不久有人揭发赵飞燕曾杀害成帝的皇子,罪行确凿。于是汉哀帝褫夺赵飞燕的太后称号,贬为汉成皇后。

除此之外,还有东汉光武帝刘秀把吕后剔出太庙也算是一例,东汉汉和帝也差点把窦太后给贬了。

不过,汉哀帝等人的权限仅限于此,他可以不承认赵飞燕的长者地位,不尊奉她为太后;他也可以对赵飞燕不尊敬,不对她行子侄礼。但是他不能褫夺赵飞燕的汉成皇后称号,这是已成事实,也是先帝汉成帝的意志,只有汉成帝本人才能权力收回。

同理,如今惠帝也没有权力废黜杨太后为庶人,他最多只能把杨太后贬为晋武皇后,想要免为庶人,除非把武帝从峻阳陵里请出来。

太子太傅张华看不下去了,这人仕族跌宕,脾气却一直没改。张华被武帝发配到幽州后,政绩很卓著,于是在太康末又被招回洛阳。杨骏当政时,他被打发到东宫陪太子读书。

张华认为那些朝臣不学无术,太胡来了。他上书说:“太后并没有得罪先帝,如今至亲犯罪连累了她,免为庶人太过,可以援引汉代孝成皇后赵飞燕的旧例,贬为武帝皇后,打入冷宫养老送终就行了。

这显然不合贾皇后的心意。贾皇后最不愿意人家提武帝了,在武帝时代她受的委屈太多了,现在是后武帝时代,武帝时期的一切都该推倒重来。贾皇后要借题发挥,杀很多很多她不顺眼的人,杨太后只是头一个靶子。

因此,马上就有左仆射荀恺与下邳王司马晃再次上书,请求治杨太后的罪,免太后为庶人。

这次皇帝不再矜持犹豫,诏曰:“可。”

 

荀恺接着上书,按计划有条不紊地步步紧逼:“杨骏谋反,家属理应受诛,陛下先前赦免杨骏夫人庞氏的性命,只是为了宽慰太后之心。既然太后已经是庶人了,那么庞氏就该做为犯妇交给廷尉行刑。”

也许是惠帝真的不忍心,或者是贾皇后还在作态,诏曰:“听任庞氏随女儿待着吧。”

但是朝臣坚持国法为重,一定要置庞氏于死地。

最后皇帝做了让步,诏曰:“可。”

于是可怜庞氏一老妪,在昨晚的杀戮场中侥幸死里逃生,到女儿处避难,席不暇暖惊魂未定,又有一群虎狼扑了进来,被倒拖着出宫去斩首。杨芷,这个昔日的太后抱着母亲嚎哭不止,一直跟到刑场。在极度的惊惶哀伤中,杨芷已失去了理智,她把头发剪掉,理成女囚的发型,她上书乞求儿媳的怜悯,她不顾身份地向儿媳献媚认罪、自称为“妾”。

但这一切的一切,最终还是没能让庞氏免除那一刀之厄。

许多人都不忍看这一幕人伦惨剧,有个叫董养的太学士,愤然说道:“朝廷为什么要建这个太学堂?是想培养我们这些太学士成为贤良之士吧!我翻看历朝历代的赦书,里面有的连谋反大逆的犯人都会赦免,唯独杀害祖父母、父母的忤逆之人坚决不赦免,这说明不孝忤逆确实是王法不容的。现在皇帝想杀祖父母,还摆出个交由公卿商议讨论的姿态,这未免将天下人都当白痴了。天人之理既灭,大乱将作矣!”

 

杨芷本人从此被打入金墉城,起先还有十几个宫人服侍,后来都被贾皇后赶走,杨芷以囚徒的身份走完了她生命中的最后一程。元康二年(公元292年)二月,政变发生的十一月之后,杨芷八天没有东西吃,活活饿死在金墉城,死时三十四岁。

贾皇后担心杨芷死后与武帝会面,于是将她脸向下殡葬,身上贴了许多厌劾符书之类的东西,让她做了鬼也无法去申冤。

  评论这张
 
阅读(40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