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范雎之言

屁民屁语

 
 
 

日志

 
 

长寿是件利器——司马家的帝途(2)  

2009-11-29 14:23:03|  分类: 断尾草稿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建安十三年,司马懿三十而立。这七年司马懿过得可真不容易,大好年华,满腹文韬武略,却躺在床上假装生活不能自理。幸好,这一年曹操作了丞相,再次征辟司马懿为文学掾。

曹操对使者说,实际就是对司马懿说:“若复盘桓,便收之。”言下之意是说你少装神弄鬼,也别想讨价还价,你不值得我三顾茅庐,愿意来就来,不愿意来,就等着坐牢吧。

曹操的态度如此坚决强硬,司马懿只好就坡下驴,到邺城赴任。此时,恰逢曹操势头空前强盛的时期。

建安十三年的曹操已经杀吕布(建安三年)灭袁绍(建安五年官渡大战,七年袁绍病死,九年领冀州牧,十年斩袁谭全得冀州,十一年捕斩高干得并州,十二年北征乌丸,得袁尚)扫清江北,摩掌霍霍正欲染指江南。建安十三年七月,曹操南征刘表,轻而易举得到荆州,然后他热情洋溢地给江南的孙权写了一封信,相约“今治水军八十万众,方与将军会猎于吴。”

可惜天下英雄并非曹孟德一个,几个月后,赤壁大战一把火烧掉曹操数十万大军,烧毁一统天下的梦想,荆州失去大半。曹操向南扩张的势头被遏制,对于江南只能从长计议,他将主要注意力转向西方,逐马超韩遂,得关中、陇上,又降张鲁,得汉中。随后汉中得而复失,被刘备夺走。

至此,三国的实权领袖虽然还没有称帝,但是鼎立的局势已经确定,各自的疆域雏形也已经敲定,往后几十年,三方只是在边缘地带来回胶着,敲打缝补了。

 

司马懿出仕之前态度倨傲,出仕之后一改前态,变得兢兢业业。《晋书》上说他“勤于吏职,夜以忘寝”,待人接物勤快并且恭敬,“至于刍牧之间,悉皆临履”。但是在曹操生前,司马懿泯然于众谋士之中,并没有得到重视,原因很简单:年轻,资历浅。

当时曹操帐下的谋士如荀彧、贾诩、程昱等人,都年长司马懿十年以上,而且他们大多在建安初就归附曹操,其忠诚经受过磨难的考验,其谋略也得到事实的认证。作为后进,司马懿的首要任务是学习。

曹操知道司马懿是块璞玉。在平定汉中之时,司马懿建议曹操一鼓作气拿下蜀中,曹操哈哈大笑,给后世贡献了一个成语“人心苦不足,既得陇,复望蜀!”他没有采纳,不久发现错失了良机。后来司马懿又建议曹操开辟军屯以增加粮饷,这是极有远见的高明策略。

但是曹操并不打算雕琢司马懿,他辟用司马懿等人的目的十分明显,就是培养一批后备人才,做为政治遗产留给儿子。这种情况并不鲜见,人所皆知的就是汉文帝挖掘了一文一武两个人才留给儿子汉景帝,文的叫晁错、武的叫周亚夫。

曹操的用心可以从司马懿的官职任命上看出端倪。司马懿到邺城之后,曹操让他“与太子游处,迁黄门侍郎,转议郎、丞相东曹属,寻转主簿”,后来曹操受封魏王,建立魏国,司马懿“迁太子中庶子,每与大谋,辄有奇策,为太子所信重,与陈群、吴质、朱铄号曰四友”。“太子四友”有两位后来成为曹丕临死前托孤的大臣。

众所周知,曹丕的嗣位是经过一番明争暗斗才得来的,曹操一度钟意另一个儿子曹植。在最终做决定之前,曹操给两个儿子都配了一套班子,如司马懿的弟弟司马孚出仕的时候就被征辟为曹植的文学掾,(我怀疑司马懿应辟的文学掾并非曹操的文学掾,而是曹丕的文学掾,《晋书》上没有说清,只能是猜测)司马孚的脾气不合曹植胃口,始终没有成为曹植的心腹,因此也避免了日后被清算。嗣位确定之后,司马孚被调离曹植,改任太子中庶子,与兄长司马懿一起为曹丕效力,而曹植的腹心杨修、丁仪、丁痹等,则被杀的杀废的废,无一善终。

杨修死时,他的地位都与司马懿很相似,也是世家子弟兼丞相主簿。倘若曹操最终选择了曹植而不是曹丕,那么曹丕的心腹必然会遭受打压,司马懿可能就会面临与杨修丁仪丁痹相似的命运。

对于曹操的用心,司马懿当然也心知肚明,只要与曹丕关系融洽,他就不愁没有将来。司马懿不是耿介迂腐之人,汉室也对他没什么恩情,他对曹魏没有理由不死心塌地,于是一有机会,他就立即表明立场,展示忠心。

建安二十四年,孙权施展权宜之计,向曹操称臣,同时上表向曹操劝进。曹操把孙权的表章广为传阅,一半是推辞,一半是试探底下人的反应,说道:“此儿欲踞吾著炉炭上邪!”机不可失,司马懿赶紧顺着话茌往下说:“汉运垂终,殿下十分天下而有其九,以服事之。权之称臣,天人之意也。虞、夏、殷、周不以谦让者,畏天知命也。”

当然,聪明人不止司马懿一个,陈群等人也马上表忠心:“汉祚已终,非适今日。殿下功德巍巍,群生注望,故孙权在远称臣。此天人之应,异气齐声,殿下宜正大位,复何疑哉!”

曹操心情很是愉快,不过他已经决定了要保全晚节,把帝位交给儿子曹丕去抢,所以他总结呈辞:“若天命在吾,吾为周文王矣。”

 

司马懿据说有“狼顾”之相,就是身体向前,脑袋可以一百八十度后转。在今人看来,这只是一个可怜的颈部畸形患者,除了有些吓人之外没什么大不了,但在古人眼里,“狼顾”是贪婪多疑之相。据说曹操因此对司马懿十分嫌忌,后来曹操梦见“三马同食一槽”,醒后遏制不住杀气,好几次想杀司马懿,幸亏有曹丕“每相全佑”,司马懿才保信性命。

“狼顾”之说无从考证,不过托梦云云明显是后人穿凿附会。曹操何等心计?做梦都能杀人,假使他真做了这样的梦,他又怎会让世人知道,他怎会愚蠢到向世人暴露内心的恐惧,同时给司马懿造势?倘若曹操泄露了或者编造了这个梦境,那说明他已经起了杀心,正在罗织罪名,而以他的坚毅果断,若真动了杀心,曹丕肯定是劝阻不了的——甚至曹丕敢不敢劝都是个问题。

退一步说,即使这梦当真,又何以确定这个“马”就是无权无势无兵的司马懿?当时与“马”有关的人不知凡几,仅《三国志》上留名的,外有关中军阀马超,内有朝臣司马芝,个个影响力都比司马懿大。这在当时是常识,只有两晋的后人想当然,才会认为他们的高祖宣皇帝横空出世时就震惊寰宇,骇动了魏武帝。

据说曹操还曾警告过曹丕,“司马懿非人臣也,必预汝家事”。我觉得这句话有点缺憾,如果改成“司马懿非纯臣也,必预汝家事”,就更加符合曹操的立场,但是如果编造这句话的是晋朝人,他可能就会因为这一字之改而丢掉脑袋。“非纯臣”突出司马懿是有野心的逆臣,不忠诚;“非人臣”则突出司马懿雄才大略,并非久居人下者。一字之差褒贬大不一样。

司马懿真正产生篡曹的野心是在三十年之后,那是各种偶然必然因素综合之后诱发的结果,曹操时期的司马懿是十分驯顺的。司马懿“内忌而外宽,猜忌多权变”,这种性格与曹操相似,曹操也许会预测到此子将来不同凡响。但是强将帐下岂有弱兵?养士如养鹰,饱则扬去饥则啄人,手下人忠诚与否,全在于人主拿捏的是否巧妙。曹操是“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深谙御臣之术,他同样有信心,相信儿子曹丕有能力统御强臣。

曹操是对的,他的儿子曹丕、孙子曹叡都稳稳地坐定了魏氏江山,曹操只有一件事始料未及,就是他的儿子、孙子竟然都那么短命。

  评论这张
 
阅读(7406)|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