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范雎之言

屁民屁语

 
 
 

日志

 
 

长寿是件利器——司马家的帝途(1)  

2009-11-27 17:57:21|  分类: 断尾草稿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司马氏有据可查的祖先是秦末的司马卬。司马卬原本是赵国的武将,参与了巨鹿之战,后来又跟随项羽入关,因此在项羽戏下分封的时候被封为殷王。司马卬的王位仅仅保持了十四个月,刘邦的军队从西边打来,灭了殷国,俘虏了司马卬。司马氏就此在历史舞台充当了一下过客,旋即又沉寂了。

司马氏再次出现在史籍上已是三百年后,当时是东汉安帝年间,邓太后临朝,外戚邓氏主导朝政。司马卬的八世孙司马钧投靠邓太后的哥哥、大将军邓骘,被征辟为从事中郎,《后汉书》并没有为司马钧立传,他的名字散见于《安帝纪》与《邓骘传》。

安帝永初二年(公元108年),司马钧追随征西校尉任尚(就是那个接替班超都护西域,结果搞得西域反叛叠起的那位)去平定羌人叛乱,大败而归,损失八千余人。也许因为不是主帅,也许是有邓骘的庇护,打了败仗的司马钧仕途并没有受到影响,反而升任左冯翊。

左冯翊就是关中冯翊郡太守,西汉的都城是关中长安,汉武帝就在长安周围划出一个郡称为京兆尹,京兆尹两边的两个郡就被称为左冯翊、右扶风,三郡合称为“三辅”。西汉时期“三辅”就是京畿重地,“三辅”郡守的地位远远高于普通二千石。到了东汉,京都已经迁到关外的洛阳,但是历代皇陵还在关中,所以东汉保持了前代的疆域划分与郡名,只是“三辅”的地位远不如前代了。

安帝元初二年(公元115年),左冯翊司马钧又官升一级,被任命为征西将军,督关中诸郡兵八千多人去征讨羌人。这次征讨又是一次灾难,东汉军队再次大败,死亡三千多人,司马钧被捕入狱,在狱中自杀。

司马钧虽然结局悲惨,但是他为河内司马氏打破了仕途上的僵局,此后司马氏世代二千石,逐渐成为簮缨世家。司马钧的儿子司马量官至豫章太守,司马量的儿子司马俊官至颖川太守,司马俊的儿子司马防官至京兆尹。司马防就是司马懿的父亲。

当司马氏传到司马防、司马懿这几代的时候,气质上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其远祖司马卬的草莽枭雄气早已荡然无存,其高祖司马钧的武人粗犷气息也在潜移默化中涤荡干净。这些将门后裔卸下战甲,捧起了诗书,成为远近闻名的宿儒。史书上说司马俊“博学好古”,司马防“雅好《汉书》名臣列传,所讽诵者数十万言”,司马懿“博学洽闻,伏膺儒教”,司马懿的弟弟司马孚“温厚廉让,博涉经史”。

司马懿有兄弟八人,个个都是饱学之士,闻名海内。东汉好标榜人物,时人喜欢给俊彦秀士贴上标签,如“八顾”“八俊”“八及”“八厨”等等,司马氏兄弟的字都带个“达”字,所以就被人称为“八达”,与颖川荀氏八兄弟的“八龙”称号,并行于世。

 

西晋王朝的奠基者,后来被追认为晋高祖宣皇帝的司马懿出生于公元179年,那是汉灵帝光和二年,东汉王朝立国有一百五十年,已经百病缠身,在风雨中飘摇。

司马懿六岁那年是甲子年,爆发了黄巾军叛乱,遍地战火;又过五年,司马懿十一岁,董卓带兵进入洛阳,废杀皇帝毒死太后,将洛阳财富抢劫一空,将洛阳百姓杀掉大半,然后又一把火将这个千年名都夷为平地。当时司马懿的父亲司马防担任治书御史,全家都在洛阳,董卓要挟持皇帝公卿迁都长安,司马防担心此去凶多吉少,就派遣长子,也就是司马懿的哥哥司马朗,率领家人逃回故乡河内温县避难。

当时司马朗也刚过弱冠之年,不过乱世使人机警,司马朗是“八达”之长,当然也不是凡品。逃跑的过程一波三折、险象环生,但最终他们还是成功离开了洛阳。

虽然逃离洛阳,可当时中原鼎沸,覆巢之下难有完卵,家乡也并不安全。随后的几年里,司马氏兄弟辗转流离,直到汉献帝兴平元年(公元194年),河内局势稍微稳定,才回到温县定居。

 

又过了七年,汉献帝建安六年(公元201年),司马懿二十三岁,到了出仕的年龄。两汉出仕靠乡里举荐,司马家是河内望族,自然不会被遗漏,郡里推举司马懿“计掾”。所谓“计掾”就是州郡的计吏,这是一个基层岗位,如果做得好就有机会被进一步举荐为“孝廉”或“秀才”,考核通过之后就会正式委任官职。

“司马八达”声名在外,司马懿的出仕把时任司空的曹操也惊动了,曹操征辟司马懿为司空掾属,可是司马懿不应征。为什么不应征呢?《晋书》上给的答案是“帝知汉运方微,不欲屈节曹氏”。

这个答案很扯淡。首先,当时妇孺皆知汉室气数已尽,除了那些愚忠的酸儒,估计没人再指望着光复刘室,司马懿显然不是那种迂阔之人;其次,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许昌的汉献帝政府是正朔所在,司马懿应征的是汉朝廷的官职,而不是曹魏的官职(当时还没有魏国);再次,所谓的“不欲屈节曹氏”是句空话,他们司马家在河内安身立命就是“屈节曹氏”的结果,司马懿的长兄司马朗十年前就已“屈节曹氏”,从司空掾属做起,步步高升,最后为曹魏政权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十年之后司马懿在曹操帐下任职,当时大部分朝臣还不敢对曹操劝进,司马懿却迫不及待地向曹操表忠心、呈说天命,这说明司马懿根本没想做汉室的纯臣。

东汉末年的隐士很多,除了小部分是寄心世外的真隐士,其余要么是暂时躲避战祸、静观时变的投机者,要么是摆出隐士高人的姿态,沽名钓誉,以期待价而沽。司马懿显然不能悠游世外,他的不应征辟不外乎后面两种原因。

不应征辟总得有个借口,当时最冠冕的借口是供养双亲,无暇顾及功名。这个借口既可达到目的,又博得“孝子”之名,抬高了名誉身价,一举两得,可惜对于司马懿不适用。按孝礼的要求“八十者,一子不从政;九十者,其家不从政”,当时司马防五十三岁,离八十岁还远,况且司马懿兄弟八人,排行第二,当时六个弟弟都没有出仕,供养老父绰绰有余。

所以司马懿只好装病,“辞以风痹,不能起居”。“风痹”就是风湿病,一个二十三岁的青年患了风湿,并且严重到类似瘫痪的地步,这种话传出去小孩都不信,更不用说是曹操。

 

当时通过辞官以示清高,趁机抬高身价的事情屡见不鲜,比如聪明练达如诸葛亮者也未能免俗。曹操盖世奸雄,年长司马懿二十四岁,是他父辈中人,早已老练世事洞察人情,自然明白这种欲迎还拒的心理。论狡诈谲诳,当世之中有谁能胜过曹阿瞒?

对于这个讨价还价的青年人,曹操并没有寄以治国平天下的厚望。他不是那个丧家的刘备,他帐下谋士如林,无需抱定一位当作救命稻草。不过,曹操要学周公吐哺,令天下人归心,就得留意治下人心向背。“司马八达”闻名海内,如果最终也像日后的诸葛兄弟那样分仕三家,“蜀得其龙,吴得其虎,魏得其狗”,那就太可惜了。

《晋书.宣帝纪》云“魏武使人夜往密刺之,帝坚卧不动”。文中的“刺”是“刺探”之意,本句意思是说,曹操派人深夜前往,暗中窥视刺探,看司马懿是否真的有病?司马懿保持僵卧的姿势不动弹。

有后人望文生义,把这个“刺”理解为“刺杀”。于是就产生了另一个惊险刺激的版本,说曹操派人深夜前往,挥刀弄捧假装要刺杀司马懿,司马懿坚卧不动——古史之中这样以讹传讹的例子不胜枚举。

曹操这一试探不要紧,可害惨了司马懿。此后几年,司马懿崩紧神经,始终扮演瘫痪病人,丝毫不敢松懈。这场戏好长,长得令人伤心,而最伤心的莫过于最终还不知该如何谢幕。

中间也出过纰漏,《晋书.宣穆张皇后传》云“宣帝初辞魏武之命,托以风痹,尝暴书,遇暴雨,不觉自起收之。家惟有一婢见之,后乃恐事泄致祸,遂手杀之以灭口,而亲自执爨。帝由是重之。”

由这一段文字可以得知,司马懿当时还有些书生习性。书生都爱书如命,司马懿别的事都可以忍,一看到书淋了雨就心痛不已,一时忘情冒险去收书,结果被家中惟一的婢女撞见了。司马懿的老婆张氏担心装病的事走漏风声,就亲手将婢女杀了灭口,此后亲自服侍司马懿起居。司马懿因此就很敬重张氏。

《晋书》上评价张氏“少有德行,智识过人”,但是我看到这个“有德之妇”如此心狠手辣,不觉汗毛倒竖,背上阵阵凉意。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司马懿夫妇倒也是绝配,其阴挚形象跃然纸上。张氏是司马师、司马昭的生母,她将阴险冷酷的性格一成不拉的遗传给了儿子。司马氏的帝王之路从一开始,就有一股阴森可怖的寒气。

  评论这张
 
阅读(31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